网红培训师叫你主播如何蹿红:会玩暧昧 善吸粉丝

2016-10-13

眼下,伴随直播平台红火的,无疑是爆红的主播行当——每天不用出门,对着摄像头唱唱歌、说说话,轻轻松松就能收入不菲,还能拥有一批粉丝。由于门槛不高,加入主播大军的人越来越多。不过,鲜为人知的是,那些被称为“网红”的主播背后,其实有一群出谋划策的“军师”,他们培训、包装、推广和销售网红,他们和网红的关系,就像经纪人与明星。

什么人能当网红?网红培训师怎样挑选“种子”?楚天金报记者走近网红培训师,看他们如何让“素人”走红,如何帮平凡人圆梦。

主播形象由经纪人精心设计———

大美女未必能当网红

武汉暴风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老板王延东手头签了五十多个主播,他们是一群有志于当网红的年轻人,有的是从网络世界发掘出的,有招募来的,也有通过人脉关系找到的。那么,签约的标准是什么?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网络主播?“颜值还是占很大比例,你知道,长得讨喜、有才艺、会说话的人,吸粉能力自然更强,从一大群主播里脱颖而出的机会也更大。”有网友调侃,在直播平台“颜值即正义”。对此,王延东承认颜值的重要性,但颜值并非全部。“大美女未必能当网红。”王延东告诉记者,颜值要高,但颜值过高的,他反而不看好。当网络主播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么简单,要有适合自己的定位,要脚踏实地,还要有长远的目标。王延东认为,大美女从小被宠惯了,往往没有足够的韧性和耐心,没有足够好的“职业心态”。

一个主播的形象,通常是经过经纪人精心设计的。“大的方面,比如说定位,是高冷型还是清纯型,小的方面,比如直播房间怎么布置、名字怎么起、音乐怎么选择、发型和穿着怎么搭配等。”十一工作室负责人易文科是武汉最早的主播经纪人之一,他说,自己会教主播一些“话术”,比如怎么讨巧地让观众给“打赏”。

对于有潜力的主播,王延东会对其进行一系列的培训、包装和推广。在位于珞喻路的武汉暴风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记者看到,这里有形体室、化妆室、录音间、表演室。“我希望我的主播不只是满足于养活自己,而是全方面地对自己进行提升,在主播的路上走更远。”

很多网红培训师都和王延东一样,不希望自己培养的主播,仅仅满足于观众的打赏变现,而是尝试给主播接一些商业活动,或者代言,让他们的身价不断提升。

主播依赖“粉丝经济”“暧昧经济”———

“私下见粉丝”就是踩红线

网络直播大热以来,部分直播平台内容低俗甚至涉黄,导致整个行业饱受诟病。记者打开多个直播平台发现,很多主播都穿着“清凉”。据介绍,网红培训师对主播们的“管理”,包括保护他们不踩红线。

“首先当然是不能穿着太暴露,不能进行一些低俗的表演。”易文科告诉记者,这是基本的要求,公司对此把控很严,吊带、低胸类衣服都不能穿,“直播平台现在实施扣分制,就像驾照一样12分,扣到6分,主播的礼物系统会被关闭,扣到12分直播间会被永久关闭”。

“另外,每个公司还会为主播设定一些红线,比如说,不能和观众私下见面,这在我们公司是严格禁止的。”王延东告诉记者,不少红起来的主播,都有一些固定粉丝,有的粉丝会刷很多礼物要求线下见面,不排除有的主播会经不住诱惑。

“主播这个行业是存在于网络虚拟世界的,主播和粉丝的关系也应该保持在虚拟世界。”王延东告诉记者,主播这个圈子看起来大,其实也很小,如果主播和粉丝的关系过分亲昵,在圈子里很快会传开,那这个主播的职业路径也走不下去了。“主播的生存依赖于 粉丝经济 ,甚至是 暧昧经济 ,我们要帮他们把握好尺度。”

在易文科的十一工作室,主播私下收粉丝的红包是不被提倡的。“粉丝和主播之间互加微信,粉丝给主播发个红包,这脱离了直播平台系统,是私下行为,那怎么去定义这个红包的性质呢?”易文科认为,这会对主播造成负面影响。此外,当网络主播还有另一个禁忌,就是急切地向观众索要礼物,比如一上线就要打赏,会让粉丝反感。

最忌讳“距离感”,“端着”难生存———

“达人”型主播更有商业价值

专业从事网络主播的这个群体非常年轻,王延东告诉记者,他的59个签约主播,全都是90后,绝大部分是女孩,“超过24岁就不容易包装了”。

年轻、颜值高,是这群主播的共同特点。不过,并不是年轻、有颜值就一定能红。怎样才能红起来,其中有些什么技巧?“ 距离感 是最忌讳的,主播这个行业有很强的社交属性,人家在家无聊了,上网来跟你聊聊天,解解闷儿,要的是亲切感。”王延东说,“端着”有距离感的主播,是很难受到喜爱并生存下来的。

易文科告诉记者,以他的经验来看,在颜值之外,还要有一些特长,比如特别会聊天,或者很会卖萌,再或者很有争议点。另外,角度新颖的也有可能会红,比如富二代展示自己的奢华生活,美女探营灵异事件等。

另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技巧——心理建设。“主播们大多非常年轻,涉世未深,在面对网络上未经过滤的反馈信息时,很多人在心理上接受不了,好的坏的反馈都会有,有的反馈可能很难听,一些主播过不了这一关而离职。”易文科说,他的工作室就因此流失过主播,让公司利益受损。因此,在主播培训时,心理建设是他非常看重的一个环节。

和早期的网红相比,时下的网红更加多元,有解说游戏的、聊天唱歌的、分享健身的、化妆打扮的,等等。王延东认为,未来主播们的机会,就在这些细分领域。“主播是某个领域的达人,比如化妆、母婴、健身等,这样的主播更有商业价值。”

既是生活大师,又是时尚大师———

优秀的网红经纪人很稀缺

在演艺界,优秀的经纪人往往比优秀的艺人更稀缺。同样,在网络直播界,优秀的经纪人也比主播更稀缺。“一个好的经纪人,应该是生活大师、心理大师、时尚大师。”王延东告诉记者,公司有三十多名经纪人,但真正能集合上述三点的几乎没有。“我们往往通过一个团队,来实现对主播们的包装,比如一个懂时尚的经纪人,管理好几个人的穿着打扮,一个懂心理的经纪人,给主播们做语言方面的指导。”


经纪人带主播,就像师傅带徒弟,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“你想啊,经纪人要对一个月入三四万的网红说,接下来这几天你别做这么久直播了,多花点时间来学声乐、学表演”,王延东介绍,这对于主播来说,意味着收入的直线下降,“都是些20出头的年轻人,要让他们在未来和眼前做取舍,不容易”。王延东的方式,是和他签下的主播们像朋友一样相处,“我每天工作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,就是和主播们聊天”,王延东希望能通过交谈而不是说教,让这些主播能为自己设定一个更长远的目标,能够接受他为主播做的职业规划。“和传统的艺人经纪人不一样,网红经纪人除了包装能力、审美水平之外,还要对互联网有足够的了解。”易文科介绍,直播平台的受众以年轻男性为主,了解这一群人,也是经纪人的必修课。

记者了解到,主播经纪人的收入往往和主播直接挂钩,经纪人收入一般从主播收入中提成,提成比例具体要看经纪人在网红走红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大小。在这一行,“徒弟”比“师傅”收入高的比比皆是,高十几二十几倍也很正常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近两年,武汉包装网红的公司快速涌现,目前已有四五十家。